1. 征信网
  2. >
  3. 生活指南
  4. >

韩剧 《鲨鱼》剧情介绍 (1-20集全)

  鲨鱼 第7集

  海雨丈夫来到饭店,刚好看到海雨和吉村准面对面站着。海雨起身要走,吉村准说上次的吻如果不是失误也没有关系吗。海雨停顿了一下冷冷地说可能是自己没有表达清楚,她对那个没有兴趣,不管是不是失误。海雨忠告他那样的失误一次就够了,再有第二次她就会觉得不正常。吉村准说自己是靠头脑生活的人,什么事都有计划不会出现失误。海雨问昨天的事也是计划吗,他说见到海雨是意料之外,海雨说谁都不能保证计划不出问题,吉村觉得说不定失误就是完美计划中的一部分。海雨问他什么意思,吉村准说计划是用脑子做的,失误则是心之所向。

  这时海雨丈夫走过来打断了他们。丈夫让海雨跟他们一起,海雨说自己有事要回家。丈夫送她。丈夫不想让海雨自己走,两人想把吉村准丢下一起出去喝酒。丈夫问她是不是头脑很乱,因为她头脑乱就会想喝烧酒。丈夫问她有什么话跟他说,她说不在这里说。海雨先回家了。丈夫头脑中回想她和吉村准在一起的画面。

  海雨回去的路上想着白天的事,打电话给支院长约他出来。

  丈夫和吉村准谈着生意的事。丈夫说要去巨人酒店参观,但海雨有事可能去不了了。海雨丈夫俊荣问他喜欢运动吗,他说不喜欢。但篮球是唯一喜欢的运动。两人约定去打篮球。俊荣跟他说起了自己以前的朋友,说看到他感觉觉得很像,但长相不像。俊荣和伊树小时候就是朋友,俊荣那时候就喜欢海雨。伊树车祸后被整了容以吉村准的面目回来。吉村准还问候了俊荣的爸爸支院长,问他好吗,但话中有话。俊荣的爸爸和海雨的爸爸还有爷爷12年前都参与过那个案件,只有伊树知道真相。

  海雨找来支院长来问12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说他只知道肇事逃逸的事,其他的不管她相不相信他真的不知道了。海雨要他让她继续查郑满哲的案子。支院长说不是他权限,很无奈,希望她放弃这个案子。

  俊荣和吉村准走出饭店,两人聊得很开心。俊荣伸出手来跟他握手,这让伊树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认识俊荣的时候,伊树很感动。

  俊荣回去的路上也在回想伊树。

  海雨身边的系长来找海雨,说明了之前欺骗她的真相是支院长吩咐的。海雨原谅了他。他把海雨桌上的快递拿来给她。

  海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丈夫,和丈夫愉快地聊了起来。丈夫说让爸爸把职务还给海雨,海雨反应过度地说不要,丈夫虽然发现了些什么问题,但还是故意安慰她,把自己的想法隐藏了。

  伊树去妹妹伊贤打工的店,远处看到妹妹跟别人聊天笑得很开心,也笑了。伊树进去站到妹妹面前,伊贤问他要点什么,伊树说她喜欢什么就给他点什么吧。跟妹妹说着话,看着妹妹,他心里很高兴,很欣慰。伊贤说他说话声音很好听。他打包了十分果汁。出去时还遇到了妹妹的养父卞警官。

  因为买了太多果汁,伊树拿来给张秘书,张秘书很惊喜,要他进来坐。这时吉村纯一郎来电话了,张秘书没接。张秘书要给他叫吃的,他拿走了一杯果汁走了。张秘书很奇怪,他本来不爱喝果汁的。

  养父接伊贤回家,伊贤在想着哥哥的声音也很好听。爸爸问她最近有收到奇怪的短信吗,她很奇怪海雨也问过一样的问题。

  海雨家,爷爷一定要海雨去日本巨人酒店学习,海雨不想去,丈夫帮她拦下来了。海雨打开快件,里面装着写着22号的钥匙。海雨马上去那个地方打开了箱子,里面是吉村准留给她的信。里面装着一张照片。海雨发短信给卞警官。

  海雨让警官们查照片中的地方。

  张秘书让金东秀送东西去给吴秀荣,东秀说他认识他。回忆起高中时他和俊荣、海雨、伊树一起的时候。张秘书问他伊树还经常见面吗,他说见,在他心里活着。说这个朋友去世了。张秘书很奇怪。东秀说了很多,说一直没找到尸体。

  海雨和卞警官一起讨论案件,海雨明白了那个人的目的就是让海雨帮他查到真相,就像指引路的北极星。海雨说不管终点是天堂还是地狱她都要找到终点,卞警官说不管怎样,他都会一直陪她。

  海雨家一直暗恋伊树爸爸的管家打通了伊树的电话,约他出来。她问他那天在韩司机忌日遇到他是偶然吗,伊树不承认,说是偶然。她问他认识韩伊树吗,伊树很淡定地说认识,说是在吉村会长那听过,是他很疼爱的孙子。在车祸中死了。管家依然觉得很奇怪,那天的事不像偶然。管家走后,伊树在后面微笑地看着他。管家走远了回头看望着他。

  警察局,海雨和两个同事一起想照片里的地方史哪。他们决定传到网上。丈夫来给海雨送饭,给同事也一起订了。同事查出照片中的地方是冲绳,海雨决定要跟丈夫一起去冲绳赴吉村准的约,顺便找那个地方。

  吉村准回到日本见吉村纯一郎,他问吉村准之前的事,他没怎么回答。吉村说他并不知道伊树以前的事,问他也不说。伊树说过去的事他已经忘了,现在的目标就是把巨人酒店变成世界第一。吉村很满意。

  伊树拿着鲨鱼项链,说“欢迎你来”。

  海雨和丈夫来到冲绳赴巨人酒店的约。吉村会长带他们参观度假酒店。海雨要自己去照片中的地方。要坐车去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伊树,要当司机送她去。

  海雨在前面走,伊树在后面跟着。海雨找到了地方,伊树借口说她先忙着,他去周围走走,办完事打给他。那个地方的老人让海雨进屋去。

  伊树一个人在外面散步,感受着阳光。

  老人祖籍也是韩国人。两人聊了起来。老人说海雨是第二个客人。第一个客人是个少年,12年前,他把一个昏倒的少年带到家里,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他能感觉他眼里的绝望。海雨听完很激动。海雨说要去看看他的房间。在他的房间的墙上也有一个圈。老人把那个少年临走时塞在门缝的东西给了海雨,是一个木制鲨鱼项链,海雨看到跌倒在地,惊恐又悲伤地哭了起来。

  海雨颇受打击地往外走,走到丛林间拿着那个鲨鱼项链。不远处吉村准背对着站在那。海雨哭着喊着伊树,吉村准转过身看着她。

  剧名:鲨鱼

  集数:20集

  导演:朴灿弘

  编剧:金智友

  主演:孙艺珍 庆秀珍 金南佶 延俊锡 李荷妮 李荷妮 南宝拉 郑仁基 李政吉 等

  地区:韩国

  语言:韩语

  年份:2013

  类别:爱情

  上映时间:2013年5月27日

  《鲨鱼》剧情简介:

  2013年韩国KBS 2TV月火剧《鲨鱼》,是继《复活》和《魔王》后朴灿弘导演和金智友编剧的新复仇迷你连续剧,讲述的是为了报仇,对心爱的女人拔刀相向的男人和在初恋中被动摇深受苦痛的女子之间悲惨的爱情故事。《鲨鱼》将接档《职场之神》于5月27日播出。

  韩剧《鲨鱼》人物介绍:

  【韩伊树】

  父亲本来是迦耶酒店会长的司机,唯一的希望就是能买一套小小的房子带着家人幸福的生活,但是某一天被诬陷肇事逃逸后突然死亡,伊树在追查父亲死亡的途中遭遇车祸,不得不改头换面远避他乡,他的人生从此只为追查真相而活。

  【赵海友】

  主动放弃财阀继承人的身份,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的一名女检察官。她正义开朗的外表下藏着童年时的伤痛,也珍藏着少年时最美好的初恋。

  【吴俊英】

  女主未婚夫,深爱女主,为了女主可以奉献一切的男人。

  鲨鱼 第6集

  雨中,伊树向海雨直径走了过去,并亲吻了她。海雨连忙挣脱开,惊讶地看着他,随后转身走开。走到一半海雨又转身回来,走到伊树面前给了他一巴掌,海雨走后伊树感情复杂地笑了笑。远处,有人把他们在一起的情景拍了下来。

  海雨走远后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手机在伊树那。海雨电话响了,伊树一看是妹妹伊贤打来的。犹豫一下还是接了,听着电话那头妹妹说话,他回答了一声,妹妹叫了一声哥哥,好久没听到妹妹叫他有些兴奋,但妹妹以为是俊荣哥哥,他又有些失望。说海雨把手机落在他这了。妹妹说要不要给她送过来她可以给姐姐,尽管伊树很想见妹妹,但是还是含着泪拒绝了,说自己去追海雨给她就行。

  这时,海雨丈夫来找海雨,看到了伊树也在。丈夫虽然很疑惑但是没有多问。海雨过来了,丈夫跟伊树问候了几句,就带着她走了。伊树一个人在路上走着。

  车里,丈夫询问了一下吉村准的事,海雨说最近事太多对人容易冷漠。丈夫说有复杂的事可以找他说,帮他把事情理清。丈夫把海雨逗笑了。海雨说要先去下书店再回家。

  伊贤家里,妹妹一边抱怨海雨又丢了手机,一边跟爸爸说自己中奖得了个很贵的望远镜,爸爸有些惊奇,要她下次那个公司搞活动要告诉他。卞警官已经开始感到有些奇怪了。

  伊树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后面有个人跟踪,被他发现了,那人想跑,两人打了起来。那人打不过伊树,伊树把他按在地上问是谁让他跟踪的,他说是格兰特集团的社长,伊树拿出他的手机,看到了他拍他和海雨接吻的照片,他把内存卡拔出来转身走了。那个人在后面喊“小心那个女人”。

  一边,张秘书也偷拍了伊树和海雨接吻的照片,并把照片传给了吉村纯一郎。吉村打电话给张秘书,张秘书询问要她做的事对他有什么作用。吉村说要整垮伽倻酒店,而怎样弄垮才是重要的。所以他需要准,准也需要他。但他担心其他因素会影响这个计划,所以派张秘书来监视。

  伊树在家里吃药,看着鱼缸里的鱼想着今天跟海雨发生的事。从鱼缸里抓出了一条鱼,看着它死去。

  海雨在书店里告诉丈夫12年前肇事逃逸的人是她爸爸。丈夫也料到伊树和他爸爸的死跟这些事有关。海雨在担心事情会像她想象的那样发展,并说爷爷是她最担心的,因为他过于正直,怕他接受不了。海雨以为一切罪行都是爸爸做的,其实最坏的人是爷爷,她还不知道。

  伊树准备了一个快递给海雨。

  海雨来找爷爷问江希淑的事,爷爷表面很镇定。这时爸爸喝醉了闯进来,责怪海雨,说自己虽然不是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坏人。那些表面很好的人其实跟他也差不多。爸爸跟爷爷说海雨诬陷他是连环杀人犯,很冤枉,这时爷爷发怒了训斥了他,因为那一切都是爷爷干的,他们都不知道。爷爷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表现得一副宽厚的样子。

  管家走进了海雨爸爸的房间,他喝醉睡着了。看到床头吉村准(韩国名字叫金准)的名片。

  伊贤来到爸爸房间,看到桌上放的哥哥当年案件报告中的照片,发现了钥匙的号码不一样。

  海雨在窗上写着韩伊树死亡,她也似乎感觉到他没有死的事实。

  同时,海雨的爷爷给一个人打电话,也猜测韩伊树没有死,因为只有他能掀起这一切的事。

  伊树来晨练,张秘书也来了。想跟他一起运动。张秘书给她讲晚上看的电影,说脑中消失的记忆,心却还记得。伊树想起了他看见海雨的感觉。但最上却说剧情很无聊。

  海雨开着车回想着吉村准的事。到警局,部长通知她那个案子给别人查了,海雨很惊讶,但是部长不听她说。海雨追出来,部长说考虑到她家跟案子的关联,还是交给别人比较好。

  海雨的爷爷约见了检察长,询问了郑满哲的案件情况。他想把海雨和俊荣送去日本。

  张秘书带金东秀来见伊树。他以为代表是很老的人,结果这么年轻。伊树让他开车带他们走。他特别喜欢说话,张秘书怕伊树烦,但他居然很喜欢听。

  伊树来找上次找人跟踪他的社长,把合同给他,并狠狠滴威胁了他。

  在医院门口,伊树和海雨丈夫碰到了。俊荣说晚上两人要一起喝酒。

  海雨和卞警官在伊贤打工的店里说案子的事,分析了伊树找到的文件的事,并断定有人要销毁证据。卞警官要海雨把车祸和杀人案两个案子分开查,并找到了两个案子之间的联系——文件。

  海雨去找目睹车祸现场的学生,问他为什么骗了她,他说是海雨身边的系长让他这么做的。海雨很惊讶。可是系长不说为什么,说是为她好。系长反问他有自信查到最后吗。最后系长告诉她是支检官。海雨很震惊。

  海雨也约丈夫到一家饭店见面,正巧丈夫和伊树也约在那。海雨在饭店里看到了伊树,伊树想解释昨天的事,海雨说没事她已经忘了,就当是酒后失误。海雨要走,让他们先聊。伊树说如果那不是失误呢,她也会不介意吗?海雨惊讶地看着他。

  鲨鱼 第4集

  雨中,伊树开车离开。而海雨和丈夫开车正在来的路上,海雨很紧张,丈夫去握住她的手。两辆车在路上相遇,擦肩而过,海雨朝经过的车看了一眼。

  早上,海雨和丈夫赶到,看到了郑先生的尸体,身上被用血画了红圈。海雨看到他的脸想起来是当年在警察局的郑警官,很是惊讶。卞警官后来也赶到了。刑警们开始勘查现场。

  海雨跟丈夫说蜜月可能要推迟,丈夫很理解地说已经取消了预定。海雨继续去查案子。

  伊树在家回想着见到海雨时的情景。进行思想挣扎。又回忆起12年前,自己被撞倒后,被吉村纯一郎救了,并给他整了容,告诉他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伊树回来后住在了海雨家的酒店,与海雨爸爸在电梯口擦肩而过。

  海雨和卞警官聊着案子的事。海雨仔细地分析着案子,卞警官不让她查。

  伊树在马路对面看着妹妹伊贤在橱窗外看着当年说要送给自己的望远镜。心情很复杂,看到妹妹很高兴,但不能相认让他很痛苦。一路跟着妹妹到了她工作的地方。

  海雨也来到妹妹工作的地方,告诉她这次案子可能跟12年前爸爸和伊树的死有关。要妹妹回忆之前的事。妹妹想起了爸爸留给她的钥匙,她给了哥哥,然后被落在了事发现场。

  海雨在警局研究案子,卞警官看到想让她停止。带她到外面吃饭,海雨跟他说了她必须查这个案子的原因,不想让自己活着懊悔中。

  海雨询问卞警官伊树出事现场钥匙的事,警官说消失了,为了调查交到上级后就消失了。

  丈夫来找她带他回酒店。丈夫说要她睡觉,说得很大声。伊树刚好经过,听到了,看到他们甜蜜的样子。伊树走过去跟海雨丈夫问好,一直看着海雨。这时张秘书刚好下来找他,他说一起上楼。四个人在电梯里。张秘书了解伊树的心,为了缓解尴尬,问他吃饭了没有。他说没有,要跟她一起吃。因为之前说要一起吃饭,伊树都没答应。张秘书有些吃惊,但很高兴问吃什么。一旁的海雨告诉她一家店很好吃,丈夫也应和着。伊树看着她。张秘书问伊树,伊树说张秘书觉得好就好。他们到了,下电梯时,互相礼貌告别。这是秘书问要不要喝点米酒,他冷冷地说别做梦了。海雨一惊,让她想起了12年前伊树也说过这样的话。丈夫问他那个人是叫吉村准吧,海雨在思绪中没听到。

  回到房间,秘书跟他说工作,因为当年的事故留下的毛病,肩膀会疼,他边揉着肩膀边跟秘书说,要她帮他找个人,金东秀。

  海雨丈夫吴俊荣让人帮忙查吉村准。秘书问他们的新婚旅行,他说延期了。

  海雨做了噩梦。她收到了奇怪的短信。马上开车去了学校图书馆。伊树开车在她后面。

  伊树来到河边,看到花知道海雨没有忘记。这时,后面有个女人拿着花过来。

  妹妹在家里拿出爸爸给她的音乐盒,看着里面的全家福。养母进来,她连忙藏起来,说自己饿了。

  海雨在图书馆找到了照片,这时卞警官也到了。他们都收到了短信。两人讨论了一下。得知郑警官被杀是和伊树父亲被杀是同一天。

  来河边献花的女士问伊树是否认识这个故人,伊树撒谎说不认识。女士说是自己暗恋的人。伊树要送她回家。她拒绝了。

  海雨和卞警官谈论着当年的案子。得知当年伊树是通过钥匙发现了什么重要证据才被车撞的,而火车站存物处的警卫随后也失踪了。检查长给海雨打来电话要她休息一周,先不要查这个案子。

  郑警官尸体检查结果出来,跟伊树爸爸被杀是一种毒药。卞警官还在劝海雨放弃这个案子,这个案件很复杂,但海雨执意要查。

  伊树还是送那个女士回家了。又来到了海雨爸爸公寓前。

  检察长来找海雨的爷爷,怀疑是海雨爸爸杀了他。爷爷否认。希望劝海雨放弃这个案子。

  海雨去找当年车祸的目击者。

  伊树心里充满仇恨,抓到了把柄让吴社长把酒店和自己签约,放弃和海雨家酒店的合同。

  海雨质问爸爸,当年的车祸是不是跟他有关。爸爸不承认。海雨说要从头调查。

  海雨的爷爷想让海雨和俊荣去度假。

  秘书到房间给伊树送材料,看到他睡着在沙发,鲨鱼项链掉在地上。她捡起来,想起了四年前在东京,他们相识的情景。

  伊树在海洋馆里看鲨鱼,张秘书也在。之后有人偷了钱包,她上去帮忙把钱包抢了过来。伊树也在他却没有动。她追上去跟他说人要互相帮助。后来发现他也是韩国人。她不理解他为什么对这种事袖手旁观,讲了一些道理。伊树没有说话。她走后,伊树笑了。张秘书刚好去他的酒店工作。

  海雨和丈夫来到了海边别墅。过着甜蜜的婚后生活。

  海雨去丛林里,想起了12年前和伊树一起的日子。海雨独自走着。伊树也来到了这里,跟在她身后走着。

  来到河边,海雨看到了他。两人对视。

  鲨鱼 第5集

  海雨在海边别墅外散步看到了吉村准,很好奇他怎么会来这。吉村准说他来见海雨的爷爷赵会长,海雨有些奇怪,他说是第一次见他爷爷。海雨告诉他爷爷在别的别墅招待客人。

  海雨的爷爷和爸爸在车上谈论着郑满哲的事,一辆摩托车从车边疾驰而过让他们吓一跳。

  海雨试着跟吉村准解释爷爷去见其他客人的原因。吉村准问她那个湖叫什么,她说她就叫它湖。海雨跟吉村准说要对她初次见面时的失礼表示歉意。两人聊起了这个湖,吉村准说“在这里看星星应该很美”,这句话是当年伊树说过的,这让她想起了伊树。

  海雨往回走,吉村准,也就是伊树一直在后面看着她跟着,想伸手抓住她却忍住了。海雨的披巾被风吹走了,伊树在后面抓到了还给她。这时丈夫吴俊荣走了过来,跟伊树正式问了好。伊树说要再逛一会,看着他们离开。

  伊树妹妹伊贤问养父卞警官哥哥当年案子有关的事,卞警官本想隐瞒,但伊贤执意要知道,说说不定哥哥还活着。

  海雨的爷爷和爸爸来别墅等客人,他们的客人就是巨人酒店的吉村准。他们聊起了伊树的养父吉村会长。海雨的爷爷表面上总是一副宽厚的样子,其实背地里做了许多坏事,伊树知道他的一切,他的爸爸也是因为知道才被杀的。而海雨则什么都不知道,觉得爷爷是她最尊敬的人。伊树表示怀疑。从谈话中,对于海雨爸爸和爷爷的装腔作势,伊树从心里很鄙视,从语言上带有敌意。海雨的爷爷和爸爸有些不安。这时,海雨家的管家也就是伊树那天开车送过的人,把一样东西交给海雨。

  卞警官在警局继续查郑满哲的案子。

  海雨收到的东西是当年海雨爸爸在事故现场落下的表,爸爸看到很紧张。看到这个情景伊树很得意。

  卞警官查着案子想起了伊树当年说的话,害怕是他不想看到的结果。

  伊树开着车走了,路上还想着刚刚与海雨在一起的情景。海雨拿着表在湖边,想着当年伊树跟她说过的她知道了会难过。

  海雨的爸爸看到表很着急,给检察长要他阻止海雨调查。检察长说自己没有调集权,并发现了当初不是简单的交通事故,与之有关的人都被杀害了。他怀疑赵社长对他有隐瞒。这时,海雨来了,他连忙撂下电话。想说别的话题,海雨直接问他手表的事,说12年前肇事逃逸的人不是伊树的爸爸而是他。海雨开始怀疑爸爸。

  海雨的丈夫也在想同样的事,打电话给刑警询问。

  海雨又收到了奇怪短信。丈夫询问,她告诉了他。丈夫安慰她,也劝她不要继续查了。

  海雨的爸爸慌张地找爸爸商量海雨发现了当年案子的事,海雨家的佣人也是暗恋伊树爸爸的人听到了他们的话,惊呆了。

  伊树留了暗示的东西给海雨。

  张秘书跟伊树聊起了鲨鱼的事。她汇报了一些情况,伊树总是冷冷地答,但是心里很满意。

  妹妹伊贤收到了一架一直想要的望远镜,特别高兴,以为是中奖了。其实是伊树买来送给她的。

  伊树和卞警官来到了暗示的地方,卞警官说来过。海雨的爷爷打电话给一个人要阻止海雨调查。他们来到超市,一个女孩给了她钥匙,让她去一个地方。卞警官带他们来到一个地方。

  伊树在家看着一副画想着以前跟海雨说的话。

  海雨他们找到了一间屋子,用钥匙打开了门。开门后墙上画着一个大大的红圈。卞警官告诉她这里曾经发生过杀人案,案子好像跟她爷爷有关。海雨很惊讶。卞警官推断出了一连串的关系,知道了伊树当年被害可能是因为知道了什么。

  海雨家的佣人询问俊荣吉村准的年龄,她已经有点怀疑他是伊树。

  伊树要出去散步,酒店门口看到了张秘书,伊树说要去散步,她要陪他一起,他说习惯一个人。刚要走腿疼了起来,张秘书要去给他拿药,他拒绝了。看着他,张秘书有些心疼,但同时又想起了吉村会长交代给她的事。

  海雨心情不好来到了以前常来的饭店,发现伊树也在里面。两人刚好都是一个人来的,伊树要她坐下一起陪他喝一杯。海雨跟他说自己正在查的案子有不想解开的问题,在犹豫是否中途放弃。伊树鼓励她说是问题就会解开。把自己的经验跟她说了。告诉她寻找答案会放弃许多珍惜的东西。海雨提到了伊树,还跟他说看到他的时候会让她想起伊树。

  突然下起了雨,海雨和伊树在店门口并肩站着。伊树看着她,跟她说如果累的话就逃跑吧。海雨让他先走,伊树走了一半又向她走了回来,直径走向她,海雨很诧异,但是没等海雨说什么。伊树抱住了她,亲了下去。

  鲨鱼 第8集

  在日本,海雨得知伊树还活着并感觉到最近的案子是伊树做的,既悲伤又绝望地哭着唤着伊树的名字,这时在丛林里她看到了吉村准,她感觉面前的人很像伊树,向他走过来,伸出手。吉村也走了过去,海雨晕倒在他怀里,他抱住了她。

  丈夫很担心海雨没回来,打电话给她无法接通。

  海雨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吉村准腿上。连忙起来,没有跟他说什么。并没有发现吉村准是伊树。海雨要回去,吉村说她累了可以逃走。海雨说她很高兴伊树还活着,跟吉村准说了很多,说在他面前总是表现得很软弱。

  他们回来,刚好碰到丈夫和张秘书出来。海雨跟丈夫说对不起,丈夫什么也没说只是问他累吧,就带她回房了。

  张秘书跟吉村准说话他没有回答。

  丈夫问海雨找到照片中的地方了吗,海雨说找到了。海雨说她现在理解了伊树死之前跟他说的话的意思。海雨告诉丈夫伊树还活着。海雨说明天就回首尔,觉得伊树在首尔就在他们身边,可是她为什么认不出他呢。丈夫要海雨放弃这个案子,海雨理解伊树做的事,想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丈夫劝她放弃,如果这些都是伊树做的,他宁愿相信伊树已经死了。海雨则觉得要知道真相,他这么做一定有理由,并要帮助他从黑暗中走出来。

  张秘书回忆了吉村纯一郎7年前跟她谈话的事。

  海雨站在外面望着星空,伊树也站在黑暗中回忆着海雨白天的话。

  海雨爷爷把伊贤叫到家来,管家也一起坐着。伊贤把案子的事跟爷爷说了,爷爷很感兴趣。管家故意把伊贤带走离开,要她详细说。

  爷爷拿出了以前的材料发现缺了一页。

  卞警官问上次的快递指纹检测出来没。他们跟卞警官说上级让郑满哲的案子尽快结案。卞警官说就按上级说的做。这时海雨刚好回来。

  海雨爸爸和支部长一起说着郑满哲的案子结了很高兴。支部长跟他说赵检察官不会轻易放弃的。支部长要走,吴俊荣刚好回来碰到了。

  卞警官和海雨说他们准备非公开调查。海雨说她知道照片是谁送来的,是伊树。

  伊树给一个人打电话说自己是韩伊树,要他拿到照片,不要让赵尚国拿到。

  爷爷打电话给一个人要他找到那丢的了文件。他已经猜出来把旧事翻出来的人是伊树。

  卞警官和海雨在讨论伊树的事。卞警官觉得伊树不一定会活着。他们觉得受那么重伤自己去日本是不可能的。海雨觉得他肯定活着。海雨说如果最近的事是伊树做的,他要活着一定会去看伊贤,问伊贤有没有奇怪的地方。卞警官想起了伊贤得到望远镜的事。

  伊树又来到伊贤的店里买果汁,看着妹妹伊树很高兴。这时伊贤突然流鼻血了,让别人来招呼客人,伊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很担心。伊树没拿饮料就走了。出门时和系长擦身而过。伊贤发现他没拿饮料,跑着追上他送给了他。伊树在回想她流鼻血的事有些担心。伊树接过她递过来的饮料。还在担心那个,问她还好吗,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伊贤说不用了没关系,谢谢他那么关心她。伊树看着她笑了。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伊树还是有点担心。

  系长来买饮料,一定等伊贤来才点。

  海雨叫系长调查周围的环境,没有告诉他原因。

  吉村准打电话给海雨问候一下,他看着那年跟海雨一起看的画打给她的。告诉她明天要去家里拜访她爷爷。海雨说她工作忙不在家,他有些失望说下次再见。

  俊荣在办公室里想着海雨的话,说会有比他们想象中更多的人牵扯到其中。他想到了在家里看到爸爸。

  卞警官去了上次送望远镜给伊贤的地方调查。工作人员开始不说,后来说了是有人拜托的。卞警官要了联系方式。

  卞警官和海雨顺着联系方式来到了一个地方,路上被一个人跟踪了。他们找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当年被杀的江教授的学生。他说他也是受人之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要他们先去查江教授被杀的案子。海雨问长什么样,他说是和善的人。

  海雨他们走后,那个人打给伊树汇报,没有透露伊树的行踪。

  卞警官他们明了了当年杀死江教授和韩司机的是一个人,都是因为看了那个文件。海雨说伊树长相没有变,因为那人说是长相和善的人。卞警官告诉她当她看到那些坏人也都是长相和善,当你确信自己是对的时候,哪怕是丑恶的事也做得出来的就是人类。

  海雨去学校看到她和伊树曾经在一起的地方。很怀念。同时,伊树比她快一步,也去了相同的地方回忆。伊树躲在一旁看着海雨去他们一起的地方回忆,想出去见她又不能。

  海雨突然想起了什么跑回家。找到了伊树的照片。爷爷看到了海雨,问候了几句。海雨走后,他在背后露出邪恶的目光。管家在另一边看着。

  海雨打电话给在日本遇到的老人,要把伊树的照片传给他确认。

  卞警官回到家,伊贤的养母也跟他说伊贤流鼻血的事,说应该去医院看看。卞警官因为知道伊树还活着,默默地看着伊贤。

  海雨丈夫来看自己的父亲支院长。俊荣说对父亲很抱歉,当初父亲不同意也去伽倻酒店任职。父亲说不用担心那些他担心的事。俊荣说要他不要做伤害自尊的事。父亲没说话就离开了。

  海雨拿了照片去警察局。系长刚好进来,差点看到。俊荣打电话给她,她说有事不能出去。

  金东秀和吴俊荣一起吃饭,东秀骄傲地告诉他自己在巨人酒店工作,俊荣有点不太相信,觉得有些蹊跷。

  海雨把照片发给日本那个老人,紧张地等着。一边,伊树接到电话,说没关系,当然了。

  俊荣让东秀找代表也就是吉村准来一起,东秀说跟代表是上下级不太好。他说他觉得代表喜欢男人,怕他喜欢上自己。俊荣笑了。

  老人给海雨打来电话说不是同一个长相,但整体感觉很像,就是不是一张脸,海雨有些失望。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回到酒店的大厅,她看到了吉村准,有人撞了他的肩膀,他一直在揉着。海雨看到他,想起了老人的话,说那个孩子只有肩膀和腿有些不利索。又想起了他遇到她的种种事。这时,吉村准也转过身,看到了海雨。海雨走向他,问他到底是谁。吉村准回答,我是谁赵小姐应该更清楚。

  鲨鱼 第9集

  饭店门口,海雨看到吉村准,想着老人描述的伊树的样子,走到他面前问他“你是谁”。他说她应该知道他是谁。海雨说她问大家都不知道吉村准,吉村准讲了一些道理,说大家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想象别人。海雨好奇他的伤怎么回事,他用非常有说服力的借口黑帮打架来化解了。海雨只好承认自己失态了。

  吉村准说自己让她丈夫等久了,海雨说他和朋友在一起,吉村说出了金东秀的名字,因为他们和伊树以前就是好朋友,海雨有些奇怪他怎么认识东秀的。吉村准告诉她他是巨人酒店的员工。海雨还是很疑惑。

  电梯里,海雨问吉村准,偶然也是在你的计划之内吗,她和他的偶然太多了。吉村准看了看她奇怪她怎么突然对他这么有兴趣了,海雨说是好奇心。吉村准冷静地说说不定是神的计划,重复的偶然就是必然了。

  东秀喝多了,跟俊荣讨论小混混的问题,说他是学校里的老大。这时海雨和吉村准也来了。

  张秘书来到吉村准房里,在画后面按了窃听器。这时东秀给她打电话,把她吓一跳。

  三个人坐在一起,俊荣跟吉村准说着东秀的事。海雨说要去打个电话,掏手机时那个木制鲨鱼项链掉了出来,她和吉村准都伸手去捡。俊荣看着。海雨走后,俊荣和吉村准谈起了工作的事,巨人酒店准备在韩国开店。

  海雨打电话到警局让系长调查吉村准。

  四个人重新坐在一起。东秀跟代表吉村准介绍自己的朋友,说着说着说到了伊树,提到伊树的时候,海雨看着吉村准。俊荣说等他们几个一起时再说。东秀说代表会理解他的。东秀很想念伊树,说他一直在他心里,每次看到海雨和俊荣在一起,他都会想起心里的朋友,很心痛。东秀说吉村准一定是没有朋友,因为他平时总是对着鱼和画说话,让他多见见朋友。海雨听到鱼和画若有所思,开始询问他。这时喝醉的东秀大喊他想伊树,连酒都没一起喝过,什么都没为他做过,他是最善良的人。吉村准听着一直在喝酒。

  把东秀送上车,俊荣对他的失态向吉村准道歉。张秘书来了,很贴心地问候,海雨看着。俊荣说张秘书慧眼挖角了东秀,张秘书有一点惊讶但马上反应过来承认。其实当时是伊树让秘书去找他的。

  问候几句之后吉村准和秘书走了,望着背影俊荣说他们很般配,一旁的海雨却没有听他说话,直直地看着他们。俊荣发现了但没说什么。

  房间里,秘书在说庆见会的事,吉村准没有理会,一直看着相框,发现有些歪了,走过去放正,秘书有些紧张。他没发现,摆正了相框他很高兴地笑了。秘书走后,他马上去看画框的后面,发现没有什么。原来,秘书后来又把窃听器拿了下来。

  海雨和俊荣散步,俊荣问她如果知道伊树活着她还会跟他结婚吗,海雨说会。

  卞警官来找郑满哲以前的搭档问话,问他储存室的钥匙是他拿走的吗。他不说。过后,他来到了以前跟郑满哲在一起谈话的地方,卞警官跟踪他过来。他回忆郑满哲说他发现了大人物的秘密,然后看着相框。搭档在相框后寻找,这时卞警官进来了,他只好把知道的都说了。证据就是当年储物箱里的东西。外面,当初那个黑衣人跟着他们。卞警官意识到太多人都是因为那份文件而被杀的,如果当初郑警官没有把证据拿走,他也不会被杀。

  有人给会长打电话报告,会长说找到那个小子才能结束。

  张秘书把窃听器按在了别处,吉村准打电话,她在听着。吉村准对着电话说按原计划进行。然后看着望远镜。

  伊贤在家里也在看着他送的望远镜,看着天上的星星。爸爸进来了,她说她在感应哥哥。她从来都没觉得哥哥死了。卞警官让妻子多关注伊贤,接到奇怪电话和短信时告诉他。妻子奇怪为什么。

  海雨家管家问海雨现在查的案子是不是跟伊树有关。这时海雨爸爸接过电话大喊起来,急着找爷爷。爷爷在院子里跟俊荣谈话。爸爸跑过去说现在外面铺天盖地都在传着小道消息。

  海雨也在为这事闹心。其实这消息是伊树传出来的。海雨想查消息是谁放出来的。海雨爸爸非常着急。公司的证券严重下降。

  这件事牵扯到太多人,俊荣和支院长也都在想办法。警察局都觉得是内部人放出的消息。

  卞警官带着郑满哲的搭档再次来到他被害的地方查看。发现了一个智能钥匙,好像是有钱人。卞警官打电话告诉海雨,海雨一下子就想到了之前张秘书说过吉村准住的地方。海雨问东秀要了地址说有东西给他,开车去了。

  东秀跟张秘书在一起,把海雨要来的事告诉了她。东秀又跟她提了伊树,东秀说他有个妹妹在果汁点工作,张秘书想起了吉村准买了很多果汁的事。她也有点觉得吉村准是伊树了。秘书提议去那家果汁店。

  警察局的系长在果汁店问候伊贤,问她忙吗,又说算了以后再说。伊贤很奇怪。系长出去时碰到了张秘书和东秀进来,张秘书和系长对视了一下。秘书问候了伊贤。

  海雨他们来到了吉村准住的地方,准备用找到的钥匙开他家的门。开始没有开开,吉村准在房里听到了,海雨还在尝试,门开了,吉村准走了出来,像什么事没有一样问候她,海雨很紧张。他们觉得不是,海雨说自己有点神经过敏了。吉村准从远处说如果用智能钥匙查案可以找保安。

  吉村准走出去后,情绪很激动地回头看着。

  海雨查着案子找到了一个人的家,一开门,两个人认识。

  吉村准去拜访海雨爷爷赵会长,爷爷说他去了旧书店。两人表面客套。他送来了白瓷,有意外的深意。

  海雨和卞警官询问那屋子的主人,海雨问案子当天她跟谁在一起,她说跟她爸爸在一起。海雨很混乱。

  卞警官和海雨吵了起来,海雨想隐藏智能钥匙的事,海雨知道是凶手故意让他们知道的。

  系长说别让海雨回警局,记者把警局围得水泄不通。把吉村准的资料给她发过去了。

  海雨看着他的资料,给吉村准打电话要见面。

  郑满哲的搭档来他家看到照片很怀念。突然发现了他和赵尚国的合影。

  吉村准来见海雨,说很感谢能叫他来,因为他没什么机会见她。

  鲨鱼 第10集

  海雨看了吉村准的资料后约他出来见面。海雨一直看着他,他奇怪地问。两人坐在长凳上,海雨拿出酒递给他,他先打开一罐给了海雨。海雨跟他说伊树去世后她就不会笑了,酒是他的恩人。伊树深情地望着她。海雨跟他讲了发现他还活着和之后的事都跟他说了。她拿照片去确认说脸长得不一样,她说着一切的时候都在看着吉村准。她确定去过冲绳那个人是伊树,她分析了脸不同的原因。

  海雨问了吉村准本名,不是她想要的答案。他问她为什么问他这些。海雨说出了一半她的疑问,她希望喝酒可以真实回答,但吉村准都在回避。他告诫她不相信一个人时不要让别人看出来,她身边的许多人都有秘密。海雨说她以为无论伊树的脸什么样她都能认出来,不知道是谁变了。说完看着吉村准。他说大部分人希望相信自己看到的,但她却希望自己相信的事出现在眼前。

  吉村准问为什么希望看到不想相信的真相,海雨说这样可以找到伊树。他接着问为什么要找到那个人,她说希望他停下来,伊树希望我找到他,希望我可以阻止他。听完,吉村准攥紧了拳头。海雨转身走了,他看着她的背影很痛苦,想去追她但还是停下了。

  海雨上了车后很痛苦地哭着,吉村准还站在原地,看着手中的鲨鱼项链。这时他接了一个电话。

  郑满哲的搭档发现了郑满哲和赵会长的合影。被赵会长的杀手跟踪,那个杀手原来就是海雨喜欢的那家旧书店的老板。

  搭档给卞警官打电话问以前的案子有没有牵扯到赵会长的,但没有告诉他为什么问。这时系长在伊贤的店门口看到了卞警官,两人坐下,伊贤过来叫系长叔叔,系长问她为什么不叫哥哥,她说她不会轻易叫人哥哥的。这时吉村准正在门口远远看着妹妹。转身走了的时候被伊贤看到了,卞警官也看到了。伊贤说他是声音很像伊树哥哥的客人,卞警官突然想起了什么,跑了出去。系长也跟着出来。卞警官发现不知道是谁又回去了,系长看着前方,与远处回头的吉村准对视了一下。

  俊荣和爸爸支院长吃饭,询问传言的真实性。

  吉村准往回走着,想着海雨说的话。张秘书拿着伊贤店里的果汁来给他。回公寓的路上遇到上次公寓钥匙的主人,张秘书回头看着。电梯里跟吉村准谈论了一下她。

  张秘书下了电梯,电梯马上要关上时,吉村准用手挡住,让门开了,微笑着说谢谢她的果汁,说完门又关上了。

  海雨望着天空,遇到了丈夫。两人互相谈了一下。俊荣问海雨爸爸跟这件事有关吗,海雨忙说没有。俊荣觉得爸爸一直是正义的。海雨想到了吉村准说过的话。俊荣说正直的人最坚强。海雨也同意,但她的话里还有深意。她已经开始意识到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

  海雨和俊荣回到家,爷爷一副宽容的样子安慰他们。海雨很感激。

  爸爸找海雨谈谈,海雨很反感。爸爸问海雨说没说他有外遇的事。海雨一直觉得12年前的事都是因为爸爸,爸爸说他只是肇事逃逸,没做别的,只是赶在一起了。海雨觉得爸爸不负责任,说绝不原谅他。

  俊荣过来安慰海雨。

  海雨爸爸与情人约会被人偷拍。

  海雨在想着为什么脸会不一样。看着伊树的视频和吉村准的照片对比。吉村准在家里睡觉惊醒了。海雨看着伊树当年说鲨鱼的视频,哭了。吉村准在黑暗中拿着鲨鱼项链,海雨也在看着从冲绳拿来的伊树的鲨鱼项链。

  海雨翻着伊树出事时的现场照片突然想起什么,开车走了。丈夫俊荣在家看到海雨在窗上写的“另一张脸为什么”。

  海雨来到了吉村准家门口,犹豫着想按门铃,但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跑开了。吉村准在家里看着画,好像有所感应,突然想门口跑去,这时海雨已经离开了,开门发现没有人,吉村准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有些失望。

  海雨去警局要系长帮忙找韩伊树出事后周围的医院,和吉村准高中照片。系长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海雨爸爸和情人约会的照片被曝光了。

  吉村准边吃着药边看着报道,眼里露出杀气,去喂他的鱼,然后看着它们游动。

  看到了报道,爷爷非常生气,打了爸爸。

  俊荣劝海雨爸爸承认与情人的恋情。

  郑满哲的搭档在图书馆找跟照片有关的证据。吉村准也在,照片掉了刚好他经过帮忙捡起。搭档好像找到了什么线索。这时,吉村准在书架间听到了按笔的声音,这是那个书店老板行动前的习惯。吉村准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跑回去找刚才那个人。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他看到了那个人正看的那页书的内容。

  吉村准打电话说要尽快找到吴警探。

  搭档给卞警官打电话说了他的发现,具体的要见面说。

  海雨的爸爸接受调查。俊荣帮忙解了不少围。

  支部长跟海雨谈话,说着处罚委员会他也没办法。海雨提出了辞职。

  郑满哲的搭档找错了地方,书店老板找到了他。吉村准在家里接到电话,实行着计划。张秘书在用窃听器听着。吉村准让把东西直接发给海雨,挂了电话他也很纠结。

  郑满哲的搭档因为看到了照片被书店老板抓了。

  海雨帮俊荣系领带,把辞职信给丈夫保管。两人一起去酒店上班,参加创立仪式。

  卞警官打电话给那个搭档,怎么也接不通。伊贤和爸爸一起去参加创立仪式。

  吉村准坐车在路上,秘书跟他汇报。东秀说他也想参加,吉村准说他可以去。东秀看出吉村准心情不好,他没有回答,一直看着窗外。

  卞警官还在给郑满哲的搭档打电话还没通,同事告诉了他被杀的消息。

  创立仪式上,文部长的突然缺席让俊荣有些茫然。文件也到了俊荣手里,说合并的酒店不是伽倻酒店而是巨人酒店。这时,吉村会长来了,伊贤从他身边跑过去,他看着她的背影,知道她是伊树的妹妹。吉村准看着海雨和爷爷一起出席,面无表情地看着。海雨也看到了他。俊荣知道了巨人酒店的阴谋后,瞪着吉村准。

  同时,卞警官到了吴警官被杀的地方。

  俊荣要找吉村准出去聊聊。这时,吉村准接到了电话,他得知了吴警官被杀的消息,放下电话他瞪着远处的赵会长。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赵会长做的。而现场被做成了郑满哲被杀时的样子。远远的,赵会长也看到了他,他尊敬地行了礼。俊荣在等着他出去,出去时撞上了进门的妹妹伊贤,连忙帮忙捡起了包,询问她没事吧。伊贤认出他是经常去的客人。两人聊了几句,吉村准对她关爱有加。海雨在看着这一切。而张秘书也在看着。

  这时海雨的爸爸气愤地大喊起来。俊荣要带吉村准去办公室聊,海雨的爸爸追了出来,质问他合并的事是事实吗。他说是。爸爸拽住了他的领子要打他,他表现得很冷静。俊荣挺身而出叫人把爸爸带走,跟记者做了说明。海雨和伊贤也在看着。

  吉村准跟俊荣去了办公室。海雨问伊贤认识那个人吗,伊贤说去过他们店里。这时服务生给海雨送来了信件。

  俊荣冷静地跟吉村准谈着,说他把事业看得比信义重。他说他从不相信任何人,俊荣说替他惋惜,他也很冷静地回答,他也觉得是这样。他起身要走,俊荣对他说如果无法相信别人会失去人心,如果失去人心就会失去所有。吉村准听完苦笑,说我早已失去了所有。回过身对俊荣说这件事他很遗憾,就走了。

  海雨收到了一个U盘,借了酒店电脑查看。管理员收到消息活动推迟10分钟。

  海雨打开了文件中的视频,是海雨爸爸和郑满哲的对话,海雨不知道全会场的人都听到了内容。海雨爸爸的脸色很难看,回答会场的吉村准在看着他们。

  鲨鱼 第1集

  飞机上,韩伊树回想着当年和赵海友的对话......

  韩伊树:鲨鱼,鲨鱼没有鱼鳔。

  赵海友:那...怎么生存?

  韩伊树:为了活下去要不停游动,因为停下来就会死,连睡觉都必须游动,鲨鱼才能活下来。

  赵海友:活的真够累的。

  韩伊树:但是海里鲨鱼是最强的。

  赵海友:所以你喜欢鲨鱼吗?因为鲨鱼很强。

  韩伊树:不是,是因为它可怜,感觉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会喜欢它。

  赵海友:如果我消失了,你会怎么办?

  韩伊树:会去找你。

  赵海友:万一找不到呢?

  韩伊树:会的,一定会找到。

  赵海友:你要怎样找?怎么才能找到。

  赵海友穿着美丽的婚纱准备结婚了,朋友们都夸她很漂亮,很羡慕她,韩伊树下飞机准备来找赵海友,韩伊树来到酒店,看到了赵海友的未婚夫,突然一个女孩儿跑过来,韩伊树马上扭头躲开,在这个女孩去的方向,韩伊树看到了当年的初恋赵海友,穿着美丽的婚纱。突然,赵海友也在人群中发现了韩伊树,两人对视着,看了好久。

  赵海友想起当年问韩伊树怎么找她,当时韩伊树说到死也要找到你。赵海友发现韩伊树不见了,起身去找他,还想起当年韩伊树说找到你之前我是不可能先死的。

  韩伊树难过、伤心到几乎崩溃的走出酒店,他想到了爸爸死时的画面,又回头看了看赵海友,告诉自己,走吧,不要回头,一切准备就绪,时机到了。

  12年前,韩伊树和朋友一起吃饭,发现了在同一个饭店的赵海友,这时,进来两个穿黑西装的人,他们都开始跑。韩伊树和赵海友躲到了一个地方,赵海友问他干嘛跑,韩伊树反问她,她说,我离家出走了,并问他你肚子不饿吗?他们一起去吃饭。两人互相认识了,这时,那两个穿西装的人又追了过来,赵海友跑了。

  赵海友和丈夫喝酒一同庆祝今天结婚,朋友们都起哄再来一杯,金东秀站起来说,这是他今天最悲伤的一天,因为赵海友是她的初恋,但是依然庆祝你们的婚礼,赵海友这时离开了,和妹妹一起聊着今天的事情。

  赵海友走到外面看看月亮,突然看到韩伊树也在看月亮,赵海友准备离开,韩伊树说:恭喜你结婚,赵海友回头看着他,问他是否参加今天的婚礼了?是不是认识俊荣哥哥,他说,来韩国的第一天,在我居住的酒店举行婚礼,感觉像是带给我幸运。赵海友问他是不是海外侨胞,韩伊树走过来和她握手,说:我是吉村准,韩国名字是金准。他想到了中学时到新班报道时的自我介绍,并和金东秀是同桌,和赵海友同班。那时候他还帮助赵海友打架,因为打架也认识了吴俊荣。还想起了小时候的妹妹伊贤,那时候他和妹妹、爸爸看到了赵海友的爸爸妈妈因为传出了绯闻吵架。赵海友因此离家出走,他跟着赵海友怕他出事。赵海友去找和爸爸传出绯闻的新闻主持人理论,赵海友的话把那个新闻主持人气的差点举手打她,韩伊树拦了下来,把赵海友带走了,路上赵海友说脚疼,韩伊树让她坐到椅子上,用自己的手帕包住了她的脚,并让她拉着他的胳膊走。路上,赵海友问他是不是韩师傅的儿子,并给他说今天是她的生日,并让他明年送她生日礼物。

  在赵海友家里,爷爷问韩伊树有什么梦想,韩伊树说:赚钱,爷爷又问赚钱干什么,韩伊树犹豫了一会说,赚钱用在爸爸和伊贤身上,并且要赚干净的钱,爷爷说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不要见外。赵海友爸爸很不耐烦的样子听着。韩伊树和韩师傅走后,爷爷愤怒的呵斥着爸爸传出绯闻的事情。

  学校里,韩伊树用功的看书,赵海友找他说我们做朋友吧,韩伊树说不和吊儿郎当的人做朋友,赵海友说学习没意思,韩伊树说不能因为家人而毁了自己,两人吵了起来。

  赵海友家里,爸爸问海友在哪里,保姆说在伊树家里学习,爸爸生气的和妈妈吵了起来,爷爷这时过来问他们吵什么,爸爸说海友和伊树走的太近,爷爷说因为伊树,海友开朗了许多,有机会还要他们一起留学。

  学校里,吴俊荣在操场碰见韩伊树,让他跟着他混,两人还比起了摔跤,然后成了好朋友,晚上,海友和伊树说俊荣有个弟弟俊烈,因为酒驾丧生。她和俊荣从小一起长大并一起旅行。她说她选了专业并准备去美术学院学画画,以后很少有机会见到他,她准备告诉伊树她的秘密场所。

  报纸上又传出了爸爸的绯闻,爷爷非常愤怒,在事情没有处理好之间,不让爸爸回公司上班,还扇了爸爸一耳光。家里,妈妈生气的离家出走了。韩伊树在学校找不到赵海友,俊荣告诉他海友可能会在的地方,伊树去找她,找了很长时间,终于在河边找到她,海友回过头高兴的看着他。伊树劝海友说妈妈会回来的,海友说很久之间她就知道妈妈会离开。伊树劝她不要因为不能做的事情而难过,在这里看星星,应该很漂亮。

  海友拿起相机给伊树录像,并跟他说第一次来到我的秘密场所要留念,并问他世界上最喜欢的是什么?伊树说:鲨鱼.....又回到了开始伊树回想的画面。下雨了,他们手拉着手跑着离开了。他们在树下躲雨,伊树拿起手帕给海友擦脸上的雨水,海友深情地望着他,伊树吻了她的额头。

  鲨鱼 第2集

  韩伊树和朴司机打电话说他和海友在别墅,她刚刚睡着,等她醒来就带她回去。韩伊树给海友盖上毯子,静静的看着她,一会也睡着了。忽然进来两个人把韩伊树带走了。

  吉村纯一郎去见海友的爷爷,爷爷寒暄了几句,吉村纯一郎问他不记得我了吗?爷爷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吉村纯一郎说您还记得金允植吗?爷爷很吃惊,他说金允植是他父亲。海友的爸爸喝醉酒回来,刚好看到韩伊树和海友被带了回来。爷爷说吉村纯一郎的酒店很成功。

  家里,海友的父亲打了伊树,海友过来拦住说伊树没有做该打的事情,这时伊树的父亲过来,保姆也说这里有客人,但是爸爸还是在说伊树以后要和海友在一起决不饶他,一开始就对他不满意,伊树非常气愤的说和海友并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社长为什么这样说我,父亲过来劝阻,社长还是说明天卷铺盖走人,还说需不需要搬家的钱,伊树冯家生气,说那点钱我会给你,但是还是会继续和海友见面,海友是他的朋友,见不见面是他的事情。社长要拿起台灯打他,爷爷这时过来拦住,说不知道这里有客人吗?海友的爸爸上楼了,让海友也走了,伊树也离开。

  吉村纯一郎去找伊树,说听会长提起过你,像亲孙子一样疼爱,还给他说所谓人要互相信任,要理解爸爸,这是爸爸保护你的方式,他给伊树介绍了自己的名字还说他们一定会见面。

  伊树的妹妹秀贤说要买笔,伊树走过来说他去买,但是爸爸说正好想去吹吹风我去买吧。

  海友家又来了一个人——江希珠。他给爷爷说你说你不认识千英宝,很失望,还以为他会记得,他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令爷爷既惊讶又恐惧,他说哪怕犯下天大的错误反而活的更好的人们,怎么能是清白的世界呢?真相只有您本人知道。

  伊树爸爸买笔回来让他先睡,不要等他,还给他说了对不起,说明明知道你没错也没站到你那边,伊树跟爸爸说开车小心,爸爸走了。

  伊树爸爸开车把江希珠送走,江希珠问他跟赵会长手下干多久了,还说觉得赵尚国会长优秀吗?伊树爸爸做了肯定的回答,但是江希珠却说骗子也分很多种令他很惊讶。

  伊树回想着海友爸爸打他的那一幕,这时海友走了过来跟他说对不起,他们一同坐在那里看星星,伊树说北斗星因为一直在那不动所以是路人的指路星。伊树爸爸把江希珠送到家,却发现江希珠的档案袋忘在了车上,那个人来到家也发现了袋子不见了,急忙回去找,这时,伊树爸爸已经把它送了回来,那个人说我们以前见过吧,很面熟,说那个影子就是你,我在梦里经常梦到,那个人就是你,伊树爸爸很害怕的表情看着他。伊树和爸爸打电话却没有接。海友的爸爸因为喝酒开车撞了人。很害怕,走出去看看又开车走了,但是手表却掉在了地上,旁边一楼上的一个小孩看到了这一幕。

  伊树父亲好像回想起了以前发生的恐怖的事情,很害怕,开车回去的路上在回想着他把江希珠杀了,并打电话告诉了赵会长。

  伊树看到海友的爸爸醉醺醺急慌慌的回到了家,一旁一直有人在看着。海友爸爸回到家发现手表不见了,这时警察已经在车祸现场发现了手表背面还有纪念株伽耶酒店集团成立30周年纪念的字样,警察打电话告诉了检察官吴炫植,说这件事情和赵尚国会长有关,吴炫植去找赵尚国,但是赵尚国却说按规定处理,为国家做事的人不能太委屈他。

  伊树的爸爸开车回到家,表情慌张,他看了档案袋里的内容,神色很惊讶。这时,会长(赵尚国)给他打电话把他叫过去,他把档案袋锁好去见他,会长说人活着难免会遇到困难,不要再为过去的错误自责,关键是如何度过现在的困难,伊树爸爸说要去自首,会长说要和他做交易,为了伊树和伊贤,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伊树爸爸让给他半天时间,他要去见一个人,会长答应了。会长问那个档案袋还在不在他手里,伊树爸爸说已经处理掉了,还问他有没有看里面的内容,伊树爸爸沉默,会长说看来是看了,伊树爸爸说他不相信里面的内容,很尊重他,而且不会追究,还说知道他对他恩重如山。

  伊树爸爸回到家,看到伊树给他准备了酒菜,两人坐那聊了起来,爸爸说正好要喝一杯,今天休假,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伊树问是谁?他说世界上很多大事都是平静的发生,你妈妈得癌症的时候也是,都是因为他,他却什么也不知道,还想起了妈妈临终前说的话,他说着说着哭了。

  海友爸爸在和赵会长承认错误,还说会给韩司机买个房子,会长生气的打了海友爸爸。

  警察来找伊树,把昨天车祸的事情告诉了伊树,说他爸爸说要来自首的,伊树说绝对不可能是爸爸,爸爸不是那样的人,还问是不是爸爸亲口说的,警察说是的,是事实,要他劝爸爸早点去自首对他有好处,秀贤在一旁也听见了,警察走时说处理进口车的事情。伊树听见了,追过去问警察说事故车辆是不是进口车,爸爸昨天开的会长的车,会长的车是国产车,警察却说司机不一定就开一辆车。伊树说昨天那辆车是社长的车,他看到社长开那个车回来,警察却反驳说不要为了爸爸随便找替罪羊。

  警察发现了江希珠的尸体,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手纹和痕迹。伊树的爸爸给赵会长打电话说他做了错误的选择,就算骗的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的良心,决定去自首像警察坦白一切,会长说凭你的秉性一定会这样做的。伊树爸爸又给伊树打电话说今天要去赎罪,以后会当年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伊树问爸爸在哪里,要和他见面,爸爸却说让他照顾好伊贤。伊树冲了出去找爸爸。

  警察来找赵会长问江希珠的事情,还想见司机,赵会长推脱说他休息了。伊树爸爸站在公路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想去自首,绿灯亮了他过马路,可是却被对面走过来的路人扎了腿部,倒在了地上,死亡。

  伊树和朋友们一起来到湖边,海友在一旁伤心的看着,伊树拿着骨灰像湖里洒着,却走到了湖中想自杀,被朋友们拉住。回到家里,秀贤告诉伊树,这个盒子是警察拿过来的,伊树看着里面爸爸留下的东西,有钱包,还有烟,哭了起来,秀贤问哥哥爸爸不是不抽烟吗?伊树拿着烟到一旁哭,很伤心。

  两位警察说初步认定是用注射器注射毒药,从注射到心脏衰竭没用多长时间,还说是个职业杀手,一个警察还怀疑交通肇事人不是韩司机。他说很多地方很可疑,另一位警察不要让他多疑。

  赵会长和赵社长都在劝伊树不要伤心,伊树说他不会忘记,爸爸无缘无故被谋杀连嫌疑人都没有,还说爸爸被陷害,他说着用分度的眼神看着赵社长(海友爸爸),伊说他会马上搬走,赵会长让他有需要就去找他,可是赵社长却说他狂妄自大,让他不要浪费时间,要好好学习,伊树非常愤怒,说以后再也不会被人威胁或者无视了,一旁的海友听得一清二楚。

  伊树在当晚的车祸现场挂了一个条幅,上面写着寻找目击证人,吴俊荣过来帮忙,他们互相笑了笑,一旁楼上的小孩也看到了这一幕。

  一天,那个小孩的爷爷带着他去告诉伊树说他孙子说了奇怪的话,小孩说他看到了,一说到警察局说不是爸爸,有人看到,而且掉了一个手表,那时候爸爸的手表在家里,警察反驳说在现场调查过了没有手表,而且不要相信7岁小孩的话,7岁小孩的话不能作为证据,调查已经结束了,伊树再解释也没用,警察还是不听他说的话,伊树气的打了那个警察。

  秀贤在家里写作业,还放着爸爸送给他的音乐盒。音乐盒不响了,秀贤拆开看,里面却有一把钥匙。

原文标题:韩剧 《鲨鱼》剧情介绍 (1-20集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anchengstone.com/shenghuozhinan/101236.html